腐爛叉燒要瘦

4.3 婚礼

驼把酒灌醉:

相比鸣人与雏田直到婚礼正式举行的前一秒还在手忙脚乱,鹿丸与手鞠的婚礼从头到尾整个过程中都彰显着新娘的个人风格。


风影亲率半个砂隐的高手护送长姐出嫁,猪鹿蝶三家出村百里相迎只为奈良娶妻。


四影观礼,诸方来贺。


木叶广场,纲手主婚,千人见证。


绣着砂隐标志的红裙衣角翻飞,刺着鹿型图案的黑袍广袖鼓风阵阵。


一鞠躬,三献酒,九交杯。


指轮交换,歃血为誓。


奈良宗祠,族长叩首,新妇敬香。


老宅内古钟齐鸣,一声又一声,传至千里。


隆重、庄严、肃穆。


某一瞬间里,仿佛是不约而同,勘九郎红了眼圈,马基也别过了脸。


井野满心感慨,“五十年内人们都不会忘记这场婚礼。”


黑土的声音里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音,“希望他们不要留有任何遗憾。”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这一场严格参照传统礼制而行的政治婚礼,亲族不便举杯,亦无好友贺喜,终归少了些活泼的情意。


“不用担心,”夕日红听懂了黑土的关心,笑着安慰道,“鹿丸和手鞠已经举行过属于他们自己的私人仪式。”


“诶?”众人面面相觑。


上一秒还在无限氤氲的潮湿情绪在这一秒干爽地升华成浓郁无边的好奇。


夕日红的话对他们来说是完全出乎意料的消息。


但对手鞠来说,却是情理之中的安排。


“一会儿穿那件黑的吧。”


塞满了送亲队伍迎亲小组的驿站,顶楼套房主卧卫生间,隔着一道门,她听见鹿丸如是说到。


及膝黑袍,配红色束腰,开高叉。


每一次她穿这身出现,鹿丸都会下意识地停下目光。


“你喜欢?”某一个出外勤的夜里,她一如既往在兴起时调戏。


也许是酒劲太强麻痹了大脑里主管害羞的那片区域,鹿丸回答得倒是意外干脆又直接,“衬你气质。”


所以,在婚礼前一天的傍晚,带了一大束雏菊的他,要带着穿了衬自己气质的衣裳的她,见谁,去哪儿?


答案昭然若揭。


木叶的忍者公墓。


在猿飞阿斯玛老师面前,手鞠亲手打了火,两人坐了一根烟的时间。


然后他带着她去了奈良家的鹿场。


郊外的那一个。


最老的那一个。


见证了鹿丸从幼年到少年的那一个。


承载了他与鹿久先生无数回忆的那一个。


鹿场深处有栋木屋,屋外连着没有栏杆的走廊,走廊前的空地上有两只鹿。


头顶鹿角如深秋树冠的那只趴伏在一块大石头上,身形健壮的原本静静陪在一旁,看到他们过来,朝鹿丸一点头,转身离开。


手鞠认得它。


这些年来陪着多利逛遍了木叶的东南西北,真正意义上的,鹿丸的发小。


以此推论,那只年长的就应该是——


“这是老爸的发小。”鹿丸矮下身来,轻抚过老鹿的额头,介绍道。


手鞠闻言跟着蹲下来,伸出手,和整个火之国鹿群的前任王者打招呼,“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老鹿动作缓慢地直起身子,仰起头,侧过脸,蹭了一下她的手心。


原本充满沧桑之意的大眼里亮起了媲美人类的慈爱与欣慰。


手鞠突然就觉得眼眶与心底有些酸涩。


也许是因为老鹿王身旁石头上显露出的名字,也许是因为这段长达四十余年无谓生死的人鹿友谊,也许是因为终于真实地体会到他今日的来意。


“以后我出任务的时候,会有她来看你。”鹿丸的声音听上去还很平静。


手鞠回握住他的手,迅速调整过呼吸,恭敬地开口,“爸,我是手鞠。”


鹿丸没有转过脸,也没有再说话,只是继续握着她的手,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不住地摩挲。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并肩站在奈良鹿久的墓前,直到去而复回的新鹿王衔来一只篮子。


一瓶清酒,三只酒杯。


鹿丸接过篮子,放下,先斟了一杯酒摆在墓碑前,“老爸以前说过,如果哪天我打算结婚了,就带你到这儿来,一起喝杯酒,下盘棋。”


然后一杯递给手鞠,“下棋就算了,这几年他没怎么下过,万一被你和了局,那就太丢人了。”


剩下一杯留给自己,“就陪他喝杯酒吧,这是老妈的手艺,”顿了一顿,“他应该想了很久了。”


以最标准的敬酒姿势,手鞠先干为净。


鹿丸仰头见底。


然后把属于鹿久的那杯洒在了碑前的草地上。


退到两步外观礼的老鹿王扬起脖颈,发出低哑的鸣叫声。


年轻的鹿王随即明亮地应和。


紧接着又一声来自屋旁老树后,然后又几声来自屋后树林间,再一声,再两声,再三声,柔和的低鸣此起彼伏——


手鞠环视一周,四面八方,雌雄老幼,成百上千的鹿站满了这一片草场。


她胸中情绪如同海上暴风平息于春日的细雨中。奈良家族的种种深情固然震撼,然而鹿丸全无保留的坦诚交付,才是浸润她整颗心的真正原因。


哀伤的遗憾,幸福的回忆,男人鹿丸与男孩鹿丸,在今天,在她面前,合为一个整体。


“这就是你所说的特别婚礼?”手鞠扬起了右边的眉毛。


“嗯?”鹿丸早已习惯了她会在到达煽情的临界点之前转瞬恢复理智与冷静,也很是想念她有一阵子没有发作的调戏天性。所以尽管一时间还没有把握住这个问句的重点,眼睛里却丝毫不见往日应答时的小心谨慎,有的只是夕阳余晖般的温柔。


手鞠轻轻抚摸着悄悄溜到自己腿边的小鹿,回他以墨绿色宝石中的流光溢彩,


“别想靠老爸蒙混过关,求婚,早晚都要补回来。”


Nov. 10th




赶这篇稿的时候,写一写就红了眼圈,只能停下来等到第二天再写,然后写着写着又湿了眼睛,就这样循环往复好几个深夜。


关于人物有很多感情难以言表,希望你们在看故事的时候能够感同身受。


《鹿丸很忙》暂时停更,归期未定。


祝大家春天快乐。







评论

热度(170)

  1. 腐爛叉燒要瘦驼把酒灌醉 转载了此文字